潘潘安

文字 | 旅行 | 胶片
微博:@潘潘安丶
对生活洋溢善念和热情 对生长保持尊重且循心

梦想咖啡馆之:Aroom

7月21日。午后三点。我坐在Aroom咖啡馆正中间的吧台位,抬头观察密密绿叶映衬下的格子窗。白色包裹的铁质窗棱,窗台上摆放了老式相机和多肉绿植。对这样的复古一见倾心。喝一口冰鲜榨果汁,才发现枝叶间隙的天空透蓝,阳光婆娑。夏天就这样一点点逼近。

到访Aroom,算是某一小夙愿的达成。其实很难界定它是咖啡馆还是复古杂货店。整个房间弥散着浓浓的复古味道,储积了耐琢磨的温厚底蕴。店里的器物都是店主庄哈佛和黄耶鲁游历路中的收藏,不远千里带回来。50年代美国花卉浮雕铝制果盘,60年代绝版好莱坞电影铝质胶片盒,70年代扣搭式耳环,琥珀色古旧玻璃药瓶,型号不明的家庭电影机......在1924年的老洋房里错落干净的安放。将店主旅行里的片段星星点点地铺陈开来。这是时间的馈赠。地域的馈赠。随着主人的偏爱生,又陪着往来客人的故事活。友人说,真想手贱的一一摸过来。呵呵,谁又何尝不是。

我跳跃而过的念物情结,落于细微的它们。没有任何言语,就轻易激活了我想要旅行的小梦想。有时候鼓励就是这么简单。它不需要来自某位特定的人,某场言辞激昂的演说,或是某个浩大的事件。感动于微末。细微温暖的景物无需说话,也常常能安抚经久躁动的心,撩开自己幻灭梦启的帘。重要的是,“物”是种存在,坚定不移的存在。存在就是最不计后果的鼓励。

在这里,无事才是正经事。与朋友相聚,一杯咖啡,三两小食,说无厘头的笑话,争论一部电影。纠葛困顿,全然明了。我是第一次踏入这片领地,某种力量拉扯我坐下来。坐下来,然后无端的满足就悄然绽放在心上。脸上羡慕嫉妒的表情,藏也藏不住。我想,Aroom,该是每位天生不擅竞逐的朋友们心心念念的的生活吧。

接近傍晚时候,店里陆陆亮起暖熏的灯。偶尔抬头撞见已盲的海明威扭动着胖身体挤出门缝,一会儿又在店员的呼唤中踱回来。熟悉的力量原来是远远超越感官的。

料理台的光影变化那么迷人。料理台后的人儿在承接新一拨的客人和今日最后一束阳光。我开始在店里做最后的游荡:原木雕刻的“A”字,一圈用白色粉笔写的“room”,黑板边的小斑马,展示柜上陈列的各种复古铁盒……真想都带回家。

嗯,我定会再来。
















评论
热度 ( 39 )
  1. ShyouRise旅行精选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魅惑旅行精选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旅行精选潘潘安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潘潘安 | Powered by LOFTER